客房預訂
? 預訂

酒店地圖

酒店地圖

賓館資訊

航空業跌入冰谷,私人包機業務卻欣欣向榮

發布時間:2020-03-06

商業航班的危機,成了私人包機業務的良機。短期內,全球私人包機業務增加迅速,只是,在諸多疫情風險和烏云密布的全球經濟前景之前,這一機遇或許僅僅只是曇花一現。

新冠病毒疫情重創了全球航空業,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報告,全球航空業在第一季度的損失將達40-50億美元。而中國航空業更是陷入冰谷,從1月20日到2月17日之間,共有170萬架次從中國出發的國際航班被取消,中國航空市場規模衰退了80%,從全球排名第三,跌落到了第25名。

但是,私人飛機運營商的需求卻在激增,因為有錢人希望盡量減少在公共場所露面,同時,面對航班停飛,人們也需要尋找替代出現方案。

私人包機提供商PrivateFly的首席執行官亞當·特維德爾表示:“毫無疑問,對臨時性包機的需求有所上升。我們收到了大量關于集體撤離的咨詢,還有來自企業和個人的咨詢。”

比如,一個消毒團隊要在亞洲范圍內飛行,還有一家人要從香港去巴厘島,但不想坐商業航班。還有,一家電影公司最近咨詢了包機公司Victor,他們想讓50個人包機從東京飛往洛杉磯。

包機運營商說,自從去年12月病毒在中國首次出現,并蔓延到六大洲之后,此類咨詢變得越來越常見。

“坐私人飛機的需求量增加了不少,尤其是長途航班。”客戶都是高凈值人士的Insignia Group美國總裁理查德·劉易斯說,“他們不愿意與其他人坐在同一個機艙里。”

價格不菲

包機并不便宜,但相比豪華商務旅行,它還是有競爭力的。

比如,乘坐12座公務機灣流IV號從紐約到倫敦的往返成本約為14萬美元,雖然全部滿員之后,舒適度會有所降低。但相比之下,商業航班帶平躺座椅的頭等艙一張票價也要1萬美元。

對于愿意支付額外費用的個人和公司來說,這是將感染風險降至最低的一種方式。

Jetset Group是一家總部位于紐約的包機公司,每月可訂出約150個航班,過去幾周,其業務量大漲約25%。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奧爾法利說,從客戶反饋看,對病毒的恐懼推動了需求。

他的許多客戶都是中型企業,必須出差前往工廠或門店。也有客戶是為了讓一家人坐包機去度假。

“私人旅行時,他們不想讓家人暴露在風險中,所以與其大家一起冒險坐頭等艙,他們更愿意多花點錢,直接包下私人飛機。”他說。

通常不坐私人飛機的人也打來了電話。奧爾法利說,他希望在體驗了包機旅行的便利和省時后,這部分人能成為公司的固定客戶。

大多數運營商都明白,冠狀病毒產生的額外需求可能會是暫時性的,尤其是如果疫情繼續打擊股市的話,這種趨勢便更無法持續。

股市衰退或影響客戶

“我們的客戶都是在股市里投入巨資的人,”理查德·扎赫說,他創立了位于弗吉尼亞州的公務機運營商Paramount Business Jets,“當已經損失了數百萬美元時,他們不一定想去一個要花很多錢的地方度假,也不大可能讓自己去接觸可能攜帶病毒的其他人。”

“這對私人航空業來說不是好消息,”他補充道。

PrivateFly公司的特維德爾也有同樣的擔憂。

“任何短期收益顯然都會被長遠的問題和挑戰抵消掉,疫情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影響。”他說,“即使是現在,短期內雖然額外需求增長,也還是已經有其他客戶在改變或取消旅行計劃了。”

隨著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的蔓延,各國政府都在加緊采取措施,希望阻止病毒傳播。日本的學校將關閉大約一個月。沙特阿拉伯已經叫停了麥加和麥地可打數百萬人的宗教朝圣活動。在摩納哥,政府要求從高風險地區返回的員工自我隔離兩周。以色列政府也要求公民重新考慮出國旅行計劃。

航線削減觸發包機需求

商業航空公司受到的打擊最大。自今年年初以來,美國航空、美聯航和達美航空的總市值已經下跌了約四分之一,分析師警告稱,隨著疫情遏制旅行需求,航空業受到的沖擊可能會愈發嚴重。

三家公司都暫停了4月底前直飛中國大陸的航班,切斷了這條曾經的重點航路。英國航空和法荷航也采取了類似限制。周五,美國最大的跨太平洋航線航空公司美聯航削減了更多飛往亞洲的航線,包括取消了從洛杉磯和芝加哥飛東京成田機場的航班。

但總有旅行者需要出行,有些人就開始尋找私人飛機運營商來填補航班暫停的空白。

為超級富豪提供包機旅行服務的Vimana Private Jets公司最近幾周都在協助客戶參加位于北京的商務會議。這些飛機不會在中國地面上停很久,在等待返程期間,他們會飛往越南,以減輕機組人員感染的風險。

飛往高風險地區越來越難

不過,PrivateFly公司的特維爾德表示,飛往疫情高風險地區的行程安排正變得越來越復雜。首先,他們常常很難找到飛機或足夠的機組人員來滿足所有客戶的要求。

“運營方案每天都在變化,”特維德爾說,“情況很不穩定。”

扎赫說,Paramount Business Jets接到了很多接人從亞洲撤離的單子,這并不是件易事。可用的飛機不好找,新的規定也不容易遵守,比如他們要確保訪問過中國的乘客離開中國后隔離滿14天,而且沒有出現癥狀。

“我們還有客戶要求使用沒有飛過中國大陸的飛機,還要求機組人員接受體溫檢測。”扎赫說,他的公司每年需要安排約500個次飛行。

同時,飛機及其乘客必須服從所有隔離區域的要求,如果往返高風險地區,還必須接受額外篩查。

根據英國港口衛生署協會官網,從高風險地區進入英國的航班將接受檢查,如果航班對公眾健康構成威脅,口岸機構可以采取的強制措施包括“扣留飛機、乘客、商店、設備和貨物”。

作為疫情最初爆發地,中國就是高風險地區,很多高端私人航空運營商也都已經暫停了中國私人飛機業務,只不過現在隨著疫情在全球的蔓延,這些私人包機公司,在短期盈利之后,因為政策風險和經濟衰退,最終可能也都要面對目前大型航空公司所處的慘淡的局面。